繁 EN
设置seo信息

媒体关注

为了89位兄弟姐妹,姊妹花辗转6国背回3000多只口罩

2020-03-06   来源:工人日报

工人日报客户端3月6日电 3月5日9:00,协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管理中心89位员工在例行体温检测后,分别领取了一只一次性口罩。细心的员工发现,与以往不同,今天配发的是外科医用口罩,颜色也由淡绿色变成了浅蓝色。原来,这批口罩来自异国他乡,是公司两位女同事辗转6国,从海外背回来的。

 

飞机落地,阿塞拜疆海关告知“武汉封城”


苏柏茹、陆慧分别供职于公司供应链管理部和工程管理中心,两个人有着旅行的共同爱好。去年国庆节前,她们就规划了这次东欧、西亚之旅,趁着春节体验一下异国风情,放松忙碌一年的身心。


“临行前,没料到疫情会发展到那么严重。”陆慧回忆说,1月22日晚,两人从浦东机场起飞,开启了阿塞拜疆、格鲁吉亚、亚美尼亚三国旅行时间。按照她们的计划,1月31日回国。


当地时间1月23日凌晨5点,两人平安落地阿塞拜疆。一看到来自中国的朋友入关,海关人员友好地提醒她们“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严重,已经封城”。两人半信半疑地打开手机,信息得以验证。亲戚朋友们纷纷发信息提醒她们注意安全,有的还提示“国内口罩紧俏,如方便,请帮忙代购”。


“当时真的惊呆了,在上海上飞机前还风平浪静,没想到一晚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!”苏柏茹说:“还没开始玩儿,好几个朋友就发来微信,让我给他们采购口罩。”


辗转6国,踏破铁鞋无觅处


没有了游玩的心情,反而多了一桩心事。没顾得上欣赏阿塞拜疆的美景,两人短暂停留后,于1月24日晚乘火车前往格鲁吉亚。


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。入境时,当地海关和警察对中国游客格外关注;到酒店,两人的行程轨迹和健康状况被反复盘问。再到后来,情况更为糟糕:预定从亚美尼亚回国的航班突然被取消。


一连串的折腾,让苏柏茹和陆慧完全没了游玩儿的兴致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她们在琢磨一个问题,亲朋好友都说国内“一罩难求”,那公司复工一定需要大批口罩,怎么办?一条越洋微信发到了公司副总裁张海燕。微信很快回复:“多多保重,国内口罩确实紧缺……”答案很真实,态度很委婉。关键时刻,两人一拍即合:咱们一定得想方设法采购更多的口罩,尽最大可能为家人、为同事、为公司做点力所能及的实事。毕竟国外暂时没有发生疫情,口罩不会比国内紧张。


“可能是出于对疫情的恐惧,有些药店见到我们就直接说没有……”陆慧说:“现实场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,一些行人看到我们,就会捂住口鼻。”随着疫情的传播,外国的口罩不仅越来越贵,更越来越难买,有些药店甚至对我们拒售。”接连几天,两人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首都跑了十几家药店,仅仅凑到了几百只口罩。


“一不做二不休,既然回国的航班取消,假期也延长了,干脆就多去周边几个国家碰碰运气。”两人互相打气。就这样,在随后的一个多星期里,两人分头行动,苏柏茹前往伊朗,陆慧去塞尔维亚和波黑,目的就是采购更多的口罩。


一场跨国旅行变身“国际大采购”。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是座山城,个头矮小的陆慧,推着两只半人高的行李箱爬坡下坡,挨个搜寻药店,一家一家求购。一天下来,陆慧已经累得精疲力尽,晚上回到酒店,发现自己的脚指头已经磨破了皮。


和陆慧一样,身在德黑兰的苏柏茹也是踏破铁鞋,满城张罗口罩。虽然两个人分开了,但心里却有着一样的默契:现场有的全买走,现场没有的,就跟店主人预约规定时间提货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几天下来,两个人为了一只小小的口罩,锲而不舍地行走异国他乡,最终凑到了3000多只。


几经周折,千方百计“闯”过关


让苏柏茹印象最深的是,在伊朗首都德黑兰,由于种种原因,这里不能刷任何国际信用卡,外宾购买物品只能使用现金,且必须是美金。而此时,她身上只剩下仅有的40美元现金。


苏柏茹回忆说,当时伊朗政府已经决定对所有药店的口罩供货实行管制,本国人都有限制,外国人就更难购买。关键时刻遇贵人。她突然想到了一位平时有业务联络的伊朗朋友。很快,伊朗朋友赶过来,一边帮忙找货源,一边给苏柏茹当向导,几乎跑遍了德黑兰的大街小巷。最让苏柏茹感动的是,伊朗朋友还替她垫钱购买了1000多只口罩。“伊朗奇遇,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。”苏柏茹笑着说。


就这样,苏柏茹回酒店打点行囊,将1000多只珍贵的口罩塞进了行李箱,差点连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都装不进去,原本给家人捎带礼物的计划也随之搁浅。


屋漏偏逢连阴雨。来到德黑兰机场,她的行李遭到海关查扣。虽然努力与海关人员沟通,可对方态度强硬,没有商量的任何余地,理由很简单:伊朗政府明确规定口罩不得出境。苏柏茹傻眼了。


“当时真的是急死了,一方面语言交流不通畅,另一方面眼看这么多天的付出就要化为泡影,毫不甘心!”说起这些,苏柏茹有些激动,“但不到最后一刻,我都决不放弃,因为家人和同事都在等着我的帮助。”


任凭苏柏茹万般焦急,海关人员依然毫不让步。无奈之下,苏柏茹突然拨通了伊朗朋友的电话,求助他紧急疏通协调海关。经过3个多小时的艰难交涉,僵局突然有了转机,海关最终同意出关,但必须由伊朗朋友出具相关证明并个人担保。


苏柏茹久悬的心瞬间落了地,口罩成功出境。“登上飞机那一刻,就好像重获自由一样,终于可以回家了!”苏柏茹说,途中要到土耳其转机,原本10个小时的航程,因为出关受阻,最终变为30多个小时,但她丝毫没有后悔:“多带一只口罩回国,就是为家人、为同事多增加一分安全。”

 

2月10日一大早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将她们踏遍千山万水、费尽千方百计得来的3000多只越洋口罩送到了公司,缓解了兄弟姐妹们口罩紧缺的情况。

 

来源:工人日报